亳州网首页 -
|
|
|
|
|
|
|
|
|
|
  第15版:笔记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要闻

第03版
重点
 
标题导航
中国亳州网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1月11日 星期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爆米花:轰然炸开的原始浪漫
◎李丹崖/文 李松涛/图

    如果说旧时最原始的浪漫选一种,那么,最简单也最直接的,一定非爆米花莫属了。

    焦干的玉米,从玉米棒子轱辘上剥下来,一小盆,干到什么程度呢?用手指搅动起来,哗啦作响,即可。带着玉米粒到爆米花机跟前,看着炸爆米花的人把半小盆子玉米放到大肚腩的爆米花机里,放上些许糖精,用蜡油封口,在炭火炉子上来回滚动爆米花机。这过程,堪称是一件游戏。但是,孩子们一定摸不得,爆米花机是用压力原理来工作的,非专业人士不可操作,待到压力达到一定程度,拎着爆米花机,至事先准备好的广口蛇皮袋处,对准蛇皮袋张开的大嘴,用一根钢管扳开爆米花机,用脚一蹬,只听见砰的一声,爆米花顺着蛇皮袋,像离弦的箭,直冲向蛇皮袋底部。一股爆米花的香氛瞬间在空气中炸开,这时候,味蕾也如爆米花一样,活跃起来,抓起一把爆米花揇在嘴里,咔嚓咔嚓大嚼,大呼过瘾。

    旧时的乡间,每每入冬,整个乡村进入休养生息的时刻,炸爆米花的人就开始推着机子走村串户了。先开始,也就是吆喝两三声,只要是来了第一位顾客,后续即不必再吆喝。隆隆的爆米花机爆炸似的出锅声,香喷喷的爆米花的味道,就是他们最好的招牌。继而,是排着队的孩子们,他们手里或拎,或端,或抱着各色工具,里面装着金黄的玉米粒,等着让炸爆米花的人帮自己来炸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无功而返的,炸爆米花的人会事先对孩子们带来的玉米粒做一个筛选,如果玉米粒过湿,就无法炸。太湿的玉米粒,炸出来的爆米花会过于疲沓僵硬,无法实现爆米花的酥、脆、香,甚至会成为黏糊糊的一团。

    炸爆米花的过程,其实就是把玉米粒中的水分,通过加压的形式释放出来。然后,释放压力的瞬间,玉米粒也彻底挣脱果实表皮的禁锢,轰然炸开,似咧开嘴笑的孩童,也似从巢穴里振翅出飞的鸟雀——用当下一句时髦的话来说,就是“那种感觉像在飞!”

    滚圆黝黑的爆米花机,也好似怀了孕的母亲,一朝分娩,世界一片欢歌。

    爆米花机除了炸玉米,也可以炸大米,就像一位母亲会生男孩,也可能生女孩。所炸食材的不同,需要合理掌控爆米花机在炭火上的滚动时间和压力。米花炸出来,白胖白胖,可以做糖,也可以干吃,爽脆可口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在吃食相对单一的时代,爆米花几乎拯救了整个乡间一冬的落寞,也让万亩凋敝的乡村有了些许的浪漫和时尚气息。毕竟,直到如今,情侣或孩子们进电影院所携带的首选食品依然是爆米花,只不过制作爆米花的机器不同了,所加入的佐料也不一样了,如今的爆米花更花哨,更加贴切“活色生香”这个词。但是,不管时光的车轮如何滚滚向前,我们所怀念的,依然是最原本的“初味”。
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 © 版权所有 亳州晚报社 
copyright © 2008 bozhounet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皖ICP备06011393号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重点
   第04版:要闻
   第05版:现场
   第06版:社会
   第07版:区域
   第08版:省内
   第09版:国内
   第10版:纵深
   第11版:情感
   第12版:名城
   第13版:往昔
   第14版:民间
   第15版:笔记
   第16版:广告
爆米花:轰然炸开的原始浪漫
人在异乡
靶向偏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