亳州网首页 -
|
|
|
|
|
|
|
|
|
|
  第15版:涡河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要闻

第03版
要闻
 
标题导航
中国亳州网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9月11日 星期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◎彭桐

    (组章)

    浪与浪相牵相连,却无法脸贴脸、肩靠肩。

    浪,群居而孤独。

    浪不问养育它的大海,它将能奔向何处。粗重的潮声,已将它预备在喉咙的话语吞没。

    浪有阵痛,隐在水滴里。水滴反光时,会被太阳看见。

    浪有秘密,藏在溅起的浪花里。浪花跃起时,会被月亮发现。

    浪花被路过的眼神抚摸,还能感受到秘密颤动的心绪。

    社会如海,单位如潮,路是岸,家是港湾……

    你其实是一股浪,被时代推动前行的浪,可你必须走出港湾,而且上不了岸。你在海的怀抱,在潮的反复拍打中,你谱写的是生存之歌!

    你身边无数人,掀起不同的生命浪花。

    你有忧伤的小夜曲,更多的是潜流中的怒吼。你在天边之水中,跳着火龙舞。

    你孤独的灵魂,或许终将崛起成一座灯塔,照亮风雨中过往的船和其他奔涌不息的浪!

    雨

    这边,和风细雨,诗情画意。那边,水漫金山,堵车焦心。

    虽在同一城市,却是两种不同的境遇。不奇怪,那同枕之人,会怀不同的情思。

    在白天与夜晚,在晴与雨中,甚至一滴水珠里,都会有冰火两重天。

    眼前的雨,是该停还是继续下?一阵风把湿漉漉的枝条吹成抖动着的问号!

    当我绕道冲出车阵,脑门上蹦出的一行行诗句,还如一支支响箭,嗖嗖嗖地回射到那片泽国。

    想把那风刀雨剑射落、射偏,令自然施于大地的战斗喘息,好让那些积云重压、暗器缠绕的车与人,得以逃离炼狱般的囚场?

    ——这样想时,竟然雨住了,风停了。

    灰蒙蒙的天空,像一块画布,梦幻而不真实,如同名画藏满圣迹,摆在面前,等我签字、收藏、默想。

    花

    一笑泯恩仇,一花一世界。花和笑是孪生姐妹,笑是人间最美的花,花是环宇最美的笑。

    笑无处不在,花更是无处不有。

    白云是天空的花朵,在风中悠悠,在岁月的河畔,染朝霞浴夕辉,如灵入神。礁石是大海的花朵,与浪相依相伴,在时间的岸边,迎目光送背影,似禅入定。

    如果太阳在心中,太阳就是心之花;如果月亮落眼底,月亮就是目之花;如果星星入梦境,星星就是梦之花。

    多么宏大的事物,都可成为你擎在手心的花;多么细微的物事,同样可成为你揽入胸怀的花。

    你看,海滩上细蟹已在洞口把碎沙摆成花,蜘蛛在草叶之间已把散网织成花,微尘在阳光和目光互衬中已自然晕染成花……

    连那林间尽头,不知名的花此时成叶,彼时叶又成花——就像梦可成为现实,现实亦可为梦。

    花有百色千姿万态亿种,人人爱花,连花影也引人垂爱。

    原来,万物有灵,万物均可为花。花不仅是凡间的微笑,还是神灵的母亲!

    土

    城市无土,这是偏见的声音,或许是为扩大乡野的情趣,先入为主地让城乡形成矛盾对立。

    城市到处都有土,这不是夸张的说辞,不仅土的影子随时可见,土的原形也不时相遇。土是可信的,从来没有离开我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母亲放在阳台上大大小小的花盆,就是一块块土地的王国。别说小盆里只一撮土,那对于一株草本植物来说,已是无限辽阔的疆域,足够一生一世地荣枯。

    清晨,我还看到随风飞来窗台的一粒灰尘,如压缩的羽毛,轻轻飘落。如果我睁的是真菌的眼睛,它就是愚公移山,把泰山搬到了眼前。

    对于巡游每一寸角落的阳光来说,这粒毫不起眼的微尘,同样有着巨大的生命,它若再随风飘落别处,将是又一次焕发新的生命!

    有天就有地,有地就有土,就像梦可随处生成一样,沃土无处不在!

    土,是永恒的爱的宣言,它给所有人精神的凭依。

    以前,在这座大海之南的城市,在海岛的摇篮中,我总有游子般的喟叹,漂泊不定的感觉……现在看来,那是因为欲望太多,不知道心根该扎在哪片土地上!

    要学热带植物,有土即可活。哪怕是一片被掐下茎脉的绿叶,落地也生根。

    如果说恨是走远了的欲望,心越来越安,那是因为爱就是我最好的土壤。

    请让我把对万物之情,扎根进这热土的梦乡……

    树

    坐在树荫下乘凉、遐想,跑在树根上打闹、嬉戏,你是避阳遮风挡雨的天然屏障,也是孩子喜爱的乐园。

    如果是小狗,还要在你的草地上撒娇打滚;如果是蚂蚁,在晴日还要攀爬到你的头顶眺望……

    你在哪里都可生长,在悬崖、在荒漠,在淤泥、在浅海,不择天时和地利,也没有不满和怨言,如野牛顺从大自然之家的安排。

    你在朝霞和夕晖中,呈现伟岸的剪影,像一座巍然屹立的大山。

    单棵大树,你像一个父亲;多棵大树,你们是一群父亲。

    树是父亲的雕塑,父亲是树的影像。以树为背景的人,就像在父辈的目光中远行,越走脚步越稳健!

    看着父亲,我想到大树无声做出的种种榜样。看到大树,我想起父亲给予源源不尽的力量。

    有一天,心中的大树会轰然倒下,我的世界会不会突然倾斜?害怕这一天的到来,而这一天迟早要到来!

    ——这就是我不敢直视门前大树的秘密。

    每当秋风起,我只是默默收集树下的落叶,就像收存年迈父亲的只言片语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 © 版权所有 亳州晚报社 
copyright © 2008 bozhounet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皖ICP备06011393号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重点
   第05版:现场
   第06版:热线
   第07版:公告
   第08版:社会
   第09版:区域
   第11版:省内
   第12版:国内
   第13版:公告
   第14版:悦读
   第15版:涡河
   第16版:小记者
儿时的新衣
情 书
影 子
中秋寄乡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