亳州网首页 -
|
|
|
|
|
|
|
|
|
|
  第13版:涡河
上一版3  4下一版  
 
版面导航

第01版
头版

第02版
要闻

第03版
要闻
 
标题导航
中国亳州网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2019年11月8日 星期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立冬时节晒美味

    ◎闫孔喜

    “立冬”将至,这些天母亲可忙了,她先把地边沟坎上的鲜眉豆捋了两篮子,趁天好撕开来晒成眉豆干;又将园里油肥的青嫩南瓜摘了,切成片子,拌了柴灶灰晾成干南瓜片子。菜园里又晒干了大片嫩的萝卜缨子。母亲说,第一场苦霜铺地后,她才去掐红芋叶子;今年多预备些干菜,等你城里的那些同学问咱家要时,脚底下刨土,哪弄去?

    我的母亲,今年八十八了,银发飘飞处,仿佛是中国农耕社会的活化石。她年轻时好像是饿怕了,总怕过“贱年”,因此每年初冬,她总要晒多多的干青菜,挂走廊的墙上。

    我最能读懂母亲,冬天也最爱吃她晒的干菜。吃着干菜,咀嚼的是清香,咽下的却是历史的积淀。现在生活的冬季,各种反季节蔬菜在市场上斑斓又缤纷,胃里缺啥就买啥。可在那荒寒的年月,科技手段低下,冬天想吃个鲜青菜啥的——没门。于是晒干青菜冬天食用,成了荒寒年代的符号。

    干青菜因水分蒸发而瘦身,又因“筋骨”未损清香、营养而自存,而冬里的反季节菜蔬虽鲜嫩如玉,可清香、营养都较之寡薄。干青菜不但乡下人喜欢,城里人也爱吃。《故乡》里中年闰土送给城里人“我”的一包佳品就是干青眉豆。据有人考证,在曹雪芹遗失的《红楼梦》原稿中,有刘姥姥三进荣国府的情节。那时贾母已病笃,刘姥姥带去的礼物竟是带灶灰的干南瓜片子与干眉豆皮。贾母尝了一口做熟的干菜,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慰藉。

    去年“冬至”节,利辛县城的一帮老同学,嚷着要来我城郊的老家撮一顿热饭祛祛寒。我心想,这哪是祛寒啊,分明是“土匪”进村抢“土菜”。母亲准备了热气腾腾的一大桌,大部分都是土菜,取材于我家走廊下的那些成串“干货”。高压锅煮过的青眉豆皮、纯正的巩店镇粉条混羊肉烩一盆,去灶灰的青南瓜片子、过煮的竹笋炖猪排又烩一盆……凡我家走廊墙上挂的大都入席了。主食有两份:有用炒过的豆饼、干苋菜、胡萝卜丁子做馅,用发面包皮的菜包子;还有面条,是由干芝麻叶做下锅菜的手擀豆杂面。八九个男女,白酒没“进口”两瓶,“土菜”却把他们的肚皮撑成了内“蒙古”。临走时,每人都要了我家的干青菜。临走时,母亲还告诉他们一些干青菜的晒法与吃法。

    青南瓜片子为啥要用灶灰拌了晒,才好吃呢?草木灰里有灰碱,能让嫩南瓜片子晒后脆生,所以冬天吃起来咯吱咯吱的,又香又脆;要是不拌灶灰晒干,做菜就面糊了,不搪牙。干青眉豆,揭开皮后,不要上锅煮后晒,生晒能保住清香味儿;不过,冬里吃它时,得用高压锅炖煮,才能稀烂。鲜芝麻叶摘后要用开水焯后晒,不然冬里下面条汤水苦味大。红芋叶遭霜打后的最有味儿,下豆杂面又鲜有劲道……

    利辛县城的几个小吃点,早晚有卖豆杂面条的。不过老板的下锅菜是苔干叶子,吃起来没有我母亲的芝麻叶和霜打的红芋叶面条味道好。

    吃着我母亲晒的干青菜,满满的温暖和幸福,最好的生活,莫过如此。

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
   © 版权所有 亳州晚报社 
copyright © 2008 bozhounet.cn. All Rights Reserved
皖ICP备06011393号
   第01版:头版
   第02版:要闻
   第03版:要闻
   第04版:重点
   第05版:高新区
   第06版:特刊
   第07版:专题
   第08版:国内
   第09版:国内
   第12版:专题
   第13版:涡河
   第14版:专题
   第15版:公告
   第16版:专题
立冬时节晒美味
立冬贴
怀念母亲